日前,来自新疆的患者羌老先生的家属将一面印有“全心全意为百姓,德艺双馨暖人间”的锦旗送到ag免费试玩|首页脊柱科,对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和细致护理表示感谢。

羌老先生也是一名医生,治病救人无数,自己却腰痛缠身30年,反复治疗还是到了无法行走的地步,最后我院专家联合上海专家技术为他缓解病痛。


被腰椎病折磨的30

 

羌老先生今年74岁,退休前是一名大内科医生,他因为工作忙碌劳累的缘由,年轻时就患上了腰椎间盘突出症,时常腰酸腿痛,上世纪90年代初做第一次腰椎减压手术之时,他才40岁出头。之后腰突多次急性发作,陆续进行着保守治疗:打针、吃药……依然间歇性出现腰痛。

 

约十年前,羌老先生从新疆来北仑生活,因为周末常常加班,腰腿的痛感变得频繁,不能忍的时候就吃点止痛药或者按摩缓解。就这样,30年来,他一直忍受着腰椎病带来的痛苦。最近3年,他明显感觉病情更加严重了,辗转区里各家医院治疗的次数越来越多,“腰痛,人一站起来大腿两边也痛,不能远路行走,脚步麻木无力,肌肉出现了萎缩”,他说。

  

反复住院治疗

还是不能行走

 

看看他这些年的就医历程就知道受腰突病折磨有多深了:2016年年底,在我院做了半个月的保守治疗;去年年底,实在疼痛难忍,请来省里专家在北仑一家医院做了微创手术,效果欠佳;今年3月,腰痛再发,一次站起身只能走个几米,大腿迈不开,在我院保守治疗半月缓解疼痛……

 

点击观看“术前查体”视频

 

今年4月初,羌老先生晨起时不慎从床上摔下,这次意外,对原本就因疼痛而活动受限的腰腿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,站立、上厕所、翻个身都十分困难。羌老先生一生都在和医院“打交道”,对自己病况十分清楚,要么再做一次手术?

 

强强联手除病痛

 

他坐着轮椅又一次来到我院。对羌老先生的病情,脊柱科的医护团队可以说是很熟悉了,此前也已进行过多轮的专家会诊,他综合了腰椎退变、腰2-1的椎间盘突出、椎管黄韧带骨化、相邻椎体缘终板炎等诸多病灶,双下肢周围神经受损,十分复杂。由于此前患者做过多次手术,再做手术风险极大,但面对羌老先生痛苦的表情,章飞院长决定迎难而上,联合上海专家共同为患者手术。

 

术前章飞院长和上海长征医院脊柱专家刘铁龙教授反复研究了片子,商讨手术方案。上个月的专家坐诊日,他俩共同主刀为患者做了“腰椎间盘探查髓核摘除手术”,咬除脱出的髓核组织,牵开神经根和受压迫的硬膜囊,植入10枚椎弓根钉……

 

手术进行了3个小时,羌老先生休息几天后可以慢慢行走了,虽然还走不稳,但疼痛感已经明显缓解了。“之前翻个身都痛啊,动完手术好多了。感谢骨科医院,感谢医生啊。”

 

 

30载病痛折磨,

从年富力壮到两鬓斑白,

看到他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,

医生护士也备感欣慰。